采访《又不是我那么激动》的导演,最大的眼泪来自三个“有心的年轻人”

日期:2023-10-11 19:03:09 / 人气:154

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时间表中,一部新电影尤为独特。
作为档期里唯一的喜剧,我好像没那么激动,让人笑到忍不住哭。
更重要的是,这部电影用一种快乐、可爱、不要命的方式,让大家认识了这样一群人——“有心的年轻人”。
好像没那么热。
“精神障碍青少年”是指患有精神障碍的青少年,包括一些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和唐氏综合征患者。也暗示他们是用心生活的年轻人,是很可爱很天真的人。
本片讲述了一个不一样的喜剧故事:魏翔化身“自负”的篮球教练,带领“有心的年轻人”篮球队为梦想全力以赴。没有“天赋”,他们能靠努力走向未来吗?
这群玩家,日常交流有很多困难,还是要打游戏。似乎它们与“热血沸腾”无关。《热血好像没那么沸腾》这个标题就抓住了这种幽默自嘲的味道。
片尾的彩蛋感动了无数人。影片中的三个主要角色:岳亮(自闭症)、(自闭症)和刘()是真正的“年轻人”和业余演员,他们也是第一次演戏。
三位真正的“有心青年”和其他五位演员一起,呈现了一个在中国非常罕见的银幕群体形象。
他们以独特的方式展现个性,让观众看到他们顽强的勇气和力量。
制片人兼编剧邢曾这样评价创作初衷:“喜剧的类型可能会造成创作者在调侃或冒犯残疾人的刻板印象,但在整个创作过程中,我们尽量做到直视、真诚、尊重,希望观众能感受到创作者对‘年轻的心’的爱。”
正如影片中的台词所说,“他们不是傻子,他们只是孩子,虽然他们可能永远长不大。”这部电影对“年轻人”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、尊重和人文关怀。
正面接纳他们,保障他们的权利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也是接纳每一个不那么完美的自己。
电影上映前,君采访了《好像没那么热血沸腾》的导演。
请他谈谈这部电影,幕后的故事。
Mtime:你拍这部电影的机会是什么?
高虎:当时参加完《这个黑仔不太冷》的拍摄,我们团队、制片人邢和主演都过得特别开心。
后来看到西班牙篮球冠军,觉得它的切入角度和整个故事营造了一种轻松感,所以我们想用自己的方式改编电影,把国内的“暖心青年”展现给观众。
我们终于定下了基调。第一,我们坚持“卖得不差”,这也是我和邢以及总制片人反复讨论,找到的这个角度。
对待这个特殊的群体,我们要以“平视”的态度去面对,不加任何创作者的姿态,只是诚实的呈现他们,让大家去关注他们,而绝不是看不起或者可怜别人。
Mtime:作为摄影导演,你参与了很多项目,如《缝纫机乐队》、《美人鱼》、《长津湖之战》等。第一次当导演有什么感受?
高虎:以前,作为摄影师,我的工作相对固定,但作为导演,我必须花更多的时间与演员沟通、协调和相处。
这部剧的主演魏翔以前曾多次合作过,我们都很熟悉。
魏翔的表演非常准确。你一说什么,他马上就明白了。即使你在现场问能不能再加0.1,他也会准确的执行,再放大0.1。
我们合作得很好,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。
Mtime:为什么这次要找一颗真正的“年轻的心”做演员?
高虎:我很高兴我们团队当时做出了这个决定。
当时我们先定了一个原则,要用的演员一开始不能是“熟悉”的明星,不能让观众一眼就认出来。这是一场“表演”。
而且,我们要求演员休假三个月。首先,他们应该观察和体验生活。第二,他们应该进行体育锻炼,训练篮球技能。
当时,兴写了一个剧本,我去采风。与特奥篮球队和几十个“年轻人”家庭面对面交谈。
真正接触这个真实的群体后,我觉得他们身上可以拍的东西太多了。他们太优秀了,有特别清纯可爱的一面。这种简单干净的状态是其他演员很难表现出来的。
所以,我们找了三个真正的“年轻人”来出演。
Mtime:在拍摄过程中,你是如何告诉“年轻人”的?
高虎:这纯粹是因为每个人和整个团队。
首先要感谢一直陪伴他们的父母,比如亮亮的妈妈,合适的奶奶,帅哥的妈妈。他们放下手中的工作,一直陪伴和照顾着他们。
其实《少年之心》的每一场戏都是父母讲给他们听的。从开拍开始,他们就一直在反复交谈和练习。父母在后面付出了很大的努力,他们的耐心是别人所不能及的。
岳亮的妈妈曾经说过,让他们演戏,完成这些台词,就是在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拍第一场戏的时候,岳亮紧张得说不出所有台词。他周围的人和摄像机让他感到害怕。
我们副导演默默蹲下,在镜头照不到的地方抱住大腿,最后他勇敢地说出了人生的第一句台词。“心心青春”一直在进步,这让我们很欣慰。
Mtime:《心青春》在拍摄现场给了你怎样的惊喜?
高虎:在影片中扮演“帅哥”的刘思博为影片增添了不少笑点。
我们发现他的语调特别清澈圆润,自信特别积极,有一种无人能学的喜剧效果。
于是我们临时给他加了很多话:比如那句“看来我的血没那么沸腾了”和那句“别吵了,教练可能死了”都是当场加的。
另外,休息室里“帅哥”的一句“我的母鸡”让大家笑得很开心。
Mtime:有哪些瞬间让你被“年轻人”感动?
高虎:我在这个行业已经20多年了,我很少在现场的监视器前流泪,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摄影师,我必须保持冷静。
这一次,有时候看到他们的父母在身边,一遍又一遍的教他们。我经常忍不住想哭。我会觉得我们的辛苦和他们的父母比起来算不了什么。
剧本之外,岳亮把妹妹头上的叶子刷掉,让台下的工作人员都哭了。
那一瞬间,很难说他是不是在表演,也无所谓,因为那一瞬间,他绝对表露了自己的感情。
Mtime:“年轻人”是如何练习篮球的?
高虎:年轻演员非常努力,需要克服许多困难和障碍。
他们来剧组的第一天,连连拍都不太懂篮球。剧组找了一个带特奥篮球队的教练当篮球教练,因为他有带这些孩子的经验。
最难忘的是岳亮最后一次“单打”的投球,是我们进剧组后选的,就是请篮球教练帮我们练的。
不是一般的镜头,是全片的亮点时刻,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他们是怎么练的?为了这个动作,岳亮的妈妈每天都和他一起练习这个动作,练习了五六个月。
拍这一幕的那天晚上,我们压力很大,时间紧迫,顾不上他们的休息时间。这个镜头是半夜拍的,四个小时只跳了一次。
很多人觉得你不拍戏导演就不行了,但是我在咬牙。我说这样不行,我不能放弃这个。我心里无数次想到这张图,一直在想这个镜头。
我知道那时候的岳亮不容易。他一直很有耐心,一遍又一遍地努力做到最好。关键是他得有跛脚的感觉,这对他来说太难了。
最后的结果非常令人满意。他们真的能做到。不要低估他们。他们真的能做到。
Mtime:你能谈谈其他普通演员如何平衡和这些特殊演员的表演吗?
高虎:特别感谢我们“篮球队”的其他五位演员。放映前,我们让观众猜演员演的是哪些角色,很多人看不出来。
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,都表现得很好。
Mtime:你希望全社会如何看待“有心的年轻人”这个群体?
高虎:对我们来说,远离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是很容易的。其实我最想要的是,看完电影之后,我们才开始正视这个人群,而不是回避他们。
他们其实是孩子。你看他们长得像大人,其实他可能是几岁的孩子。你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一个孩子?
你会避开他吗?也许你只是亲切的对待他们,陪他们坐坐,甚至陪他们聊聊天。不要把他们当成另一个群体。够了。
作者:隐藏的饮料
艺术经纬:八分不半”

作者:开丰娱乐




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开丰娱乐 版权所有